怎麼樣的夜
適合非關悲傷
非關情愛的悸動

把心裡寄託的期望一笑置之
我們都必須踩著現實前進

莫名奇妙
不明不白

旋轉的氣流
來不及與頭尾

多餘的情緒哪裡擺
那麼多空白
又那麼多滿溢
只因為斷尾的皮屑

從驕傲與認同
變成反向的武器自殘





actaully j'étais fatigué






創作者介紹

永遠腸在。

唯唯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